第二章:血【5】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5 10:39:00
虽然说我告诉子詹我只是休息一下,但我这一休息就休息到了晚上。乌黎也没来找我,这让我很庆幸,因为我也不知道见到他了该说什么。其实有时候在家里的感觉也不错,躺在床上跟子詹聊天,又自在又悠闲。但因为子詹要做作业,所以我没有再多的打扰她。而是继续思考我父母的事了。
       大概十点左右的时候,子詹把作业做完了。她洗漱了一下,就早早的躺在了床上。我也收拾了一下,关上了灯,准备睡觉。
       突然,屋外有微弱的光线慢慢变亮,穿过了玻璃窗户,洒在我的床上(我的床靠窗边)。我知道那不是月光,基地在地底下,是不会有月光照射进来的。很快这缕光线就越来越弱,最后就消失了。应该是有人拿着照灯从窗外经过吧,我在心里想到。
       柔软的床垫托着我的身体,舒适的枕头一个枕在头底下,另一个抱在怀中。我从小睡觉就喜欢抱着一堆枕头,以前,我在乌黎家寄住时乌黎的爸爸妈妈还专门给我的床上准备了好多枕头呢。想到这,我笑了出来。
……
第二章:血【4】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5 10:38:00
 我和子詹都有着同样的经历,从她的名字就可以听出来她也不在基地出身。我记得我是在六岁的那一年第一次见到她,那时她五岁。
       子詹十分不幸。她在出生时她的父亲就因为一场车祸已经去世了,但她的母亲还不知道她父亲的身世,所以就把她抚养到了五岁。而五岁那一年,她的第一次变形把她本来就抑郁的母亲吓得出了问题,最后她的母亲一见到她就尖声大叫,却问不出原因。这件事情闹大后,我们族的搜寻者才找到了她,把她领养回来了这里。
       那时的她看起来又瘦又小,两只眼睛里全是恐惧。也是,发生的这些事情,都不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能承受得了的。她最开始和一位好心的狼人家庭住在一起,就像我一样。那时我很少见她从那个屋子里出来。等我们十岁以后,我们就有自己的一个小房子了,而我和子詹被安排到了这间屋子。
       不难猜出,我十岁之前和乌黎的家人住在一起。那是一段很美好的时光,乌黎比我大一岁半,我们可以很融洽地玩在一起。渐渐的,我也认识了乌黎的朋友:琥珀和雪雨,他们和我差不多大。但是子詹就没有我这么幸运,她所住的那一家没有小孩,而她又因为恐惧不敢和基地的其它狼崽娃说话,所以至今她都没什么朋友。
……
第二章:血【3】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5 10:36:00
我甩了甩头,把这个不愉快的想法强压制住了。
       我和乌黎从学校区域一直跑到了居住区才停下。我已经是累的气喘嘘嘘,而他却显得更兴奋了,我很少见乌黎这样。
       “天哪,银风,你不会这就累了吧?”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得了吧,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我有些恼火地说,一遍把手抵在膝盖上喘着粗气。
       “我这真是第一次知道!我以前还以为你只是不想跑呢!”他说。
       “好吧,那么你现在知道了。”我说道,已经开始有些生气了,“我和你是不一样的出生,我不可能像你一样整天跑来跑去。我们的人类学校一个星期只有三节体育课,你让我怎么办?”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乌黎赶忙解释。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大声问道,然后转身跑向了我的住所。
……
第二章:血【2】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5 10:34:00
 “我记得你带笔了呀。”乌黎说,又有些不太确定。
       “我没带笔,你记错了。”我没做什么解释,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乌黎观察着我的表情,然后怀疑地哼了一声。
       “放学了,下午干啥呢?”我问乌黎。
       “你说呢?”乌黎反倒转过来问我。
       我们从教室出来时,迎面而来的是我们的房间管理员 “白毛”,我一看到他就一下子躲到乌黎身后去了。
        白毛,从她名字就能听出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在我们族里只有上上辈的狼人才会叫这个毛,那个毛。按理说人很老的时候,脾气也会变的越来越好。但白毛相反,她那脾气要全给她提炼出来,足够全世界人呼吸一年的了。她那脾气简直是出了名的暴躁,族里人见了她都要绕道走,我却被可悲的安排到了她管理的那个房间。每隔几天就要在她那如同饥不择食的秃鹫的目光下让她检查房子。因此,我和我的几个室友就管她叫老秃鹫了。
……
第二章:血【1】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5 10:33:00
不管怎么样,我几天过的还是不错的。在他们三个的帮助下,也因为兴趣,我很快就赶上了进度。在基地上课实在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尤其还不用看三道疤的脸色了(他要去学校教课)。而且,基地的学校是上午上课,下午就放学了,偶尔晚上会有狩猎课。这可是在人类学校想都不敢想的呀!
      “今天我们要学习一个非常重要的知识,非常重要,这关乎着我们族群的存亡。那就是:猎杀者。”传授者顿了顿,以确保我们都在听,“谁能告诉我什么是猎杀者吗?”
       有几双手举了起来。
       传授者环视了一圈,道,“你来回答。”他指了指乌黎。
       “猎杀者,也就是仇恨狼人的人类。他们的生活曾因各种原因被野狼(我们称不属于任何族群,不遵守保密法的狼人为野狼)摧毁,所以他们找到与自己有同样经历的人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猎杀狼人,不论是野狼还是群狼还是狼崽,一视同仁。我们称他们为:猎杀者。”乌黎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偷偷地朝他竖了个大姆指。
……
第一章:意外的惩罚【7】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4 9:25:00
然而我错了。
第一章:意外的惩罚【6】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4 9:18:00
琥珀皱了下眉头,做了个鬼脸,“他……喜欢上你啦?”
       “别胡说,他都多大啦!”雪踏半气半笑的说道。
       “什么长老?”乌黎问。
       “就是那个宣布结论的长老,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穿着很特别……不是奇怪的特别,就是很干净,太干净了,和其他长老都不太一样。”我一边回忆一边叙述道。
……
第一章:意外的惩罚【5】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4 9:16:00
我出了三道疤的房间后,就看到了倚在墙上的的乌黎。他见到我出来立刻站直了身子,问到,“怎么样?”
       “你绝对猜不到。”我说,非常平静。
       “是不是又让你去学习控制?”
       我摇摇头。
       “那就是……关你禁闭?”
       我又摇摇头。
       “还能是什么啊?”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吧,猜不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他们说我这几天可以在基地上课。”我说。没有了之前的兴奋,相反,我很疑惑,感觉有些怪异。
       “什么!”乌黎大惊,“但……但为什么呀?”
       “我怎么知道。”我一边说一边思考。
……
第一章:意外的惩罚【1】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2 3:51:00
看到我进来,还在说话的长老们坐直了身子,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注视着我的到来。三道疤坐在桌子的最那头,再以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看着我。
       “咳咳,”长老中的一个成员咳了一声,然后指了指一个椅子,“坐吧。”
       我坐了下来,突然感觉胃很不舒服,好像有人在扭它。我移了移身子,然后靠在椅背上。
       “嗯,”刚刚那位长老发出了点声音,然后说道,“银风,呃,关于这次的事情,三道疤大概跟我们讲了一下过程,嗯,我们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天哪!好尴尬!
       “什么什么想说的?”我回答。
       “就是,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
第一章:意外的惩罚【3】
作者:janeyuan 日期:2016-12-12 3:39:00
一进到基地里,气温顿时温暖了许多。
       木族基地最靠门的地方是一个类似于客厅的地方,我们管这里叫“交谊厅”,因为大家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和朋友一起来这里聊天,或者拿点点心来分享什么的。交谊厅面积不是非常大,但很温馨。周围的墙壁与地板都是用土做的(这也可以理解嘛),一边的地上铺着一块暖色圆地毯,地毯上摆着一个沙发。墙壁上贴着一些画,大多数都和狼有关。走进交易厅正对面就是一个通道通往我们的居住区。
       “在这待着。”三道疤撂下一句,走进了通道。
       我站在通道入口处,倚靠在墙上,尽量显得轻松,不去想我现在的处境。过了一会儿,通道里传来了脚步声,但走出来的却不是三道疤,而是我的好朋友乌黎!他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银风,你又怎么啦?”
       乌黎是一只拥有黑色毛发的公狼,他父母都是狼人,所以他不用去上人类的学校,而是可以整天都呆在基地,上狼人该上的课。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浙江博客欢迎您!